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蘭谷听禅音 幽香润空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转]林黛玉的QQ丢了以后......  

2006-12-04 23:13:08|  分类: 转帖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林黛玉进贾府。
  宝玉笑道:“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。”
  贾母笑道:“这可又是胡说,这个妹妹你何曾见过?”
  宝玉笑道:“虽未曾见过面,网上聊天时见的。”
  宝玉因向黛玉问道:“妹妹上网可曾看电影加菲猫?”
  黛玉:“……”

  宝玉问:“妹妹可曾用过QQ? ”
  黛玉道:“不曾用,只刚下了MSN,些许会用几个功能。”
  于是宝玉将北静王所赠珍贵QQ红钻号转送黛玉,黛玉说:“什么臭男人拿过的,我不要这东西。”遂掷不取。宝玉只得收回,暂且无话。
  宝玉便道:“妹妹在这书上挑几个,都是我以前申请的。”
  黛玉叹道:“总没有我原来的号用着顺心。”
  宝玉劝道:“这些个虽比不上原来的好,也算是上等的了。妹妹先能着用吧。过些日子,等我找了好的来,再给妹妹拿过来。” 黛玉虽不喜欢,然看着宝玉为自己QQ的事日夜悬心,待不要吧,恐负了他的好心,也就随手挑了几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且说香菱见过众人之后,吃过晚饭,宝钗等都往贾母处去了,自己便往潇湘馆中来。此时黛玉已好了大半,见香菱也进园来住,自是欢喜。香菱因笑道:“我这一进来了,也得了空儿,好歹教给我聊QQ,就是我的造化了!”黛玉笑道:“既要聊QQ,你就申请QQ号。我虽不多,大略也还可以给你一个。”香菱笑道:“果然这样,你就给我一个。你可不许腻烦的。”
  探春笑道:“明儿我发一个信息来,请你入群。”

  焦大知道了,乱嚷乱叫说:“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。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!每日家偷Q戏M,视频激情的激情,网恋泡MM的泡MM,我什么不知道?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!”众小厮听他说出这些没天日的话来,唬的魂飞魄散,也不顾别的了,便把他捆起来,用土和马粪满满的填了他一嘴。
  凤姐和贾蓉等也遥遥的闻得,便都装作没听见。宝玉在车上见这般醉闹,倒也有趣,因问凤姐道:“姐姐,你听他说‘视频激情的激情’,什么是‘视频激情’?”凤姐听了,连忙立眉嗔目断喝道: “少胡说!那是醉汉嘴里混吣,你是什么样的人,不说没听见,还倒细问!等我回去回了太太,仔细捶你不捶你!”唬的宝玉忙央告道:“好姐姐,我再不敢了。”

  林妹妹qq丢了:“天尽头,何处是靓Q?”

  这日,宝黛二人正聊着,只见湘云上线了,笑道:“二哥哥,林姐姐,你们天天一处挂着,我好容易来上次网,也不理我一理儿。”黛玉笑道:“偏是咬舌子爱说话,连个二~哥哥也打不出来,只是‘爱~哥哥,爱~哥哥的’。回来换个QQ号,又该你闹‘幺爱三四五’了。”宝玉笑道:“你学惯了他,明儿连你还咬起来呢。”史湘云道:“他再不放人一点儿,专挑人的不好。你自己的号便比世人的都好,也不犯着见一个打趣一个。指出一个号来,你敢挑他,我就伏你。”黛玉忙问是谁。湘云道:“你敢挑宝姐姐QQ的短处,就算你是好的。我算不如你,他怎么不及你呢。”黛玉听了,冷笑道:“我当是哪个,原来是他的号!他的是 00000的管理号,我那里敢挑他呢。”

  这时,只见李嬷嬷发来消息,在QQ上骂人:“忘了本的小娼妇儿!我抬举起你来,这会子我上来了,你大模大样儿的挂在线上,见了我也不理一理儿。一心只想装MM哄宝玉,哄的宝玉不理我,只和你聊。你不过是几两Q币装扮起来的小丫头子罢咧,这线上你就作起耗来了!好不好的,把你丢到黑名单里,看你还妖精似的哄人不哄!”袭人先只道是李嬷嬷不过因她没回消息生气,少不得分辨说:“掉线了,才上来,网络忙,原没看见你老人家。”
  一语未了,只见凤姐上线。贾琏看见松了手,平儿刚起身,凤姐的信息已经进来了,命平儿快开网页,替太太找个QQ靓号。平儿忙答应了找时,凤姐见了贾琏,忽然想起来,便问平儿:“拿出去用的QQ都收回来了么?”平儿道:“收回来了。”凤姐道:“可少几个没有?”平儿道:“我也怕丢下一两个,细细的查了查,也不少。”凤姐道:“不少就好,只是别多出来罢?”平儿笑道:“不丢万幸,谁还添出来呢?”凤姐冷笑道:“这半个月难保干净,或者有相好的丢下的东西: MSN,E-MAIL,个人主页,再至于博客,QQ号码,都是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这日,黛玉因不见了QQ号,便往薛姨妈处来寻,可巧黛玉的丫头雪雁就给黛玉送来了个新的,黛玉因含笑问他说:“谁叫你送来的?难为他费心。”雪雁道:“紫鹃姐姐怕姑娘着急,叫我送来的。”黛玉接了,笑道:“也亏了你倒听他的话!平日我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,怎么他说了你就依,比圣旨还快呢!”薛姨妈因笑道:“你素日就怕孤单,他们惦记着你倒不好?”黛玉笑道:“姨妈不知道:幸亏是姨妈这里,倘若在别人家,那不叫人家恼吗?难道人家连个QQ都没有,巴巴的打家里送了来?不说丫头们太小心,还只当我素日是这么轻狂惯了呢。”

  薛蟠从南方回来,带来好多QQ,宝姐姐一一送给众姐妹。林妹妹见了,想起自己的丢了的QQ,不免睹物伤心。想起自己无父无母,又无兄弟,眼泪不觉流出。

  彼时黛玉自在群里沉默,丫鬟们皆下线看电影了,满群内静悄悄的,宝玉揭起绣线软帘,登录里间,只见黛玉在那里,忙走上来推他道:“好妹妹,才吃了饭,又上网。”将黛玉唤起。黛玉见是宝玉,因说道:“你且别的群逛逛。我前儿在pop里寻了一夜,今儿还没有消息,浑身酸疼。”宝玉道:“QQ丢了事小,急出来的病大。我替你另注一个,通知姐妹们去就好了。”黛玉道:“我不要,只再等等,你且找别人聊会子再来。”宝玉道:“我往那去呢,见了别人就怪腻的。”

  林妹妹丢了QQ,却不知宝玉也丢了QQ……
  那日,袭人见宝玉上线却没上QQ,便问:“那QQ呢?”宝玉道:“才刚忙乱着上课去了,才挂机着,还没退出呢。”袭人回看屏幕上并没有QQ,多次输入密码,密码与上次登录不一致,吓得袭人满身冷汗。宝玉道:“不用着急,少不得他们改了密码。问他们就知道了。”袭人当作麝月等吓他顽来的,便向麝月等笑着说道:“小蹄子们,顽呢到底有个顽法,把那密码改了?别真忘了,那可就大家活不成了。”麝月等都正色道:“这是那里的话!顽是顽笑是笑,这个事非同儿戏,你可别混说。你自己昏了心了,想想罢,想想刚才改过密码没。这会子又混赖人了。”

  宝玉因丢了QQ,脾气也不大好。
  晴雯冷笑道:“二爷近来气大的很,行动就把贴子删。前儿连袭人帖都删了,今儿又来寻我的不是。要留要删凭爷去。就是丢了QQ号,也算不得什么大事。先时候儿什么显示屏,主机,不知弄坏多少,也没见个大气儿,这会子一个QQ号就这么着。何苦来呢!嫌我们就删了我们,再挑好的聊。好离好散的倒不好?”

  说着坠儿也蹭进来了,晴雯道:“你瞧瞧这小蹄子!不问他还不来呢!这里又赠pop币了,又加威望了,就该跑在头里了。你往前些!我是猴子,乱删你贴子了我?”坠儿只得往前凑了几步,晴雯便于冷不防,欠身一把将他的手抓住,向枕边拿起一丈青来,向他手上乱戳,又骂道:“要这爪子做什么?点得动鼠标,打不得字,只会偷看帖子不回!眼皮子又浅,爪子又轻,打嘴现世的,不如戳烂了!”

  宝玉在麝月楼下,二人相视。宝玉便向楼上笑道:“满楼上就只是他磨牙。”麝月听说,忙向楼下摆手,宝玉会意。忽听唿一声帘子响,晴雯又跑进来问道:“我怎么磨牙了?咱们倒得说说。”麝月笑道:“你去找你的QQ密码罢,又来问人了。”晴雯笑道:“你又护着。你们那瞒神弄鬼的帖子,我都知道。等我捞回我被盗了的QQ来再说话。”说着,一径出去了。原来晴雯的QQ号也被盗了。

  说话时,已摆了茶果上来。熙凤亲为捧茶捧果。又见二舅母问他:“月钱放过了不曾?”熙凤道:“月钱已放完了。才刚带着人到 pop上找QQ,找了这半日,也并没有见昨日太太说的那两个号,想是太太记错了?”王夫人道:“有没有,什么要紧。”因又说道:“该随手拿出两个来给你这妹妹还有宝玉去聊天的,等晚上想着叫人再去拿罢,可别忘了。”熙凤道:“这倒是我先料着了,知道妹妹和宝玉不过这两日要用的,我已预备下了,等太太回去过了目好送来。”王夫人一笑,点头不语。

  这里宝玉一边走,一边看那纸上写着《QQ行》一篇,曰:
  因特网外东风软,因特网内晨妆懒。
  网外相思网内人,人与网络隔不远。
  侬今有意与君叙,奈何情郎不在线。
  QQ号里人依旧,头像暗若桃花瘦。
  Q解怜人Q也愁,心懒只把地主斗。
  虽得周六人满群,爱人离线倍伤情。
  闲聊生人心亦懒,输光Q币人自贫。
  贫穷人更Q被盗,茜裙湿透人长泣。
  病毒木马乱纷纷,杀毒软件未升级。
  纵有内存卅万G,也得电脑频死机。
  死机更恨不能启,想是分区已尽损。
  侍女欲去网吧街,无奈此时已三更。
  三更正是聊天时,情郎想是等我累;
  若是此时去网吧,复得与郎说两回。
  惜少不得身份证,小窗底下独徘徊。
  憔悴花遮憔悴人,花飞人倦易黄昏。
  一把铁锤电脑碎,Q亡何独电脑存!
  宝玉看了并不称赞,却滚下泪来。便知黛玉QQ被盗,因此落下泪来,又怕众人看见,又忙自己擦了。因问:“你们怎么得来?”宝琴笑道:“你猜是谁QQ被盗?”宝玉笑道:“自然是潇湘的QQ。”宝琴笑道:“其实是我的被盗呢。”宝玉笑道:“我不信。这声调口气,QQ号码迥乎不像蘅芜之样,所以不信。”宝钗笑道:“所以你不通。难道腾讯公司QQ只作‘一人一号’不成!”宝玉道:“固然如此说。但我知道琴妹妹断不会丢QQ的,妹妹虽倒霉,但一定会加密码保护,是断不会丢的。比不得林妹妹记性差,又懒加密码保护,故常丢QQ。”众人听说,都笑了。

  黛玉听到,抽身上床躺着。宝玉随进来问道: “凡事都有个原故,说出来,人也不委曲。好好的就恼了,终是什么原故起的?”林黛玉冷笑道:“问的我倒好,我也不知为什么原故。我丢了QQ号原是给你们取笑的。”宝玉道:“我并没笑,为什么恼我呢?”黛玉道:“你还要笑?你不笑,比人笑了的还利害呢!”宝玉听说,无可分辩,不则一声。
  黛玉又正色道:“我给你的那个QQ号也给他们盗了?你明儿再想我的东西,可不能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

  结案:
  林妹妹的QQ:
  宝玉一日正在帮林妹妹找Q,心想素日把一个极品QQ放在小书房。今日正好拿来给妹妹,想着,便往书房里来。刚到窗前,闻得房内有嬉笑之韵。宝玉倒唬了一跳:敢是有人偷Q不成?乃乍着胆子,舔破窗纸,向内一看——却是茗烟正在拿林妹妹的Q聊天。宝玉禁不住大叫:“了不得!”一脚踹进门去。茗烟见是宝玉,忙跪求不迭。宝玉道:“青天白日,这是怎么说。林妹妹知道,你是死是活?”

  宝玉的QQ:
  “不用慌,贼已有了!”平儿道:“现在二奶奶屋里呢,问他什么应什么,我心里明白,知道不是他偷的,可怜他害怕,都承认了。”
  彩云听了,不觉红了脸,一时羞恶之心感发,便说道:“姐姐也不用冤屈好人,我说了罢,伤体面,偷QQ号儿,原是赵姨奶奶央及我再三,我拿了给环哥儿是情真。我原说嚷过两天就完了;如今既冤屈了人,我心里也不忍。姐姐竟带了我回奶奶去,一概应了完事。”
  众人听了他这话,一个个都诧异他有这样肝胆。宝玉忙笑道:“彩云姐姐果然是个正经人。如今也不用你应,我只说我悄悄的改了QQ密码儿吓唬他们玩儿来着,如今闹出事来,我原该承认。只求姐姐们以后省些事,大家就好了。”

  还有晴雯的QQ没有找到……。估计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