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蘭谷听禅音 幽香润空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兰花文化】古今一脉  

2008-10-25 16:20:47|  分类: 兰花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

  

  

 

      古蘭或非今兰,但古蘭也好,今兰也罢,芳馨一脉相传。有关古“蘭”和今“兰”是否同种的争论,古已有之。
  据《安徽志》记载:...兰草陆疏以为即蕳,颜师古以为即泽兰,唐以前并无异说,自宋人以叶似麦门冬之兰为兰,而讼端起。”
       这个“陆疏”,是指晋代陆机的《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》。陆机认为:“《诗经?郑风?溱洧》‘方秉蕳兮’之‘蕳’,即‘蘭’,香草也。《春秋传》曰‘刈兰而卒’,《楚辞》曰‘纫秋兰’,子曰‘兰当为王者香’,皆是也。其茎叶似药草泽兰,但广而长节,节中赤,高四、五尺。汉诸池苑及许昌宫中皆种之。”
      明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:兰有数种:“兰草”“泽兰”生水旁,“山兰”即兰草之生山中者。“兰花”亦生山中,与三兰迥别。兰花生近处者,叶如麦门冬而春花,生福建者叶如菅茅而秋花。黄山谷所谓“一干一花为兰,一干数花为蕙”者,盖因不识兰草蕙草,遂以兰花强生分别也。兰草与泽兰同类,故陆玑言:“兰似泽兰,但广而长节。”《离骚》言其绿叶紫茎素枝,可纫可佩可藉可膏可浴。郑诗言:“士女秉兰”。应劭《风俗通》言:“尚书奏事,怀香握兰”。《礼记》言:“诸倨贽熏,大夫贽兰。”《汉书》言:“兰以香自烧也。”若夫兰花,有叶无枝,可玩而不可纫佩藉浴,秉握膏焚,故朱子《离骚辨证》言:“古之香草,必花叶俱香,而燥湿不变,故可刈佩。今之兰蕙但花香而叶乃无气,质弱易萎,不可刈佩,必非古人所指甚明。古之兰似泽兰,而蕙即今之零陵香。今之似茅而花有两种者,不知何时误也。”熊太古《冀越集》言:“世俗之兰生于深山穷谷,决非古时水泽之兰也。”陈遁斋《闲览》言“《楚骚》之兰或以为都梁香,或以为泽兰,或以为猗兰,当以泽兰为正。今人所种如麦门冬者,名幽兰,非真兰也。故陈止斋著《盗兰说》讥之。”方虚谷《订兰说》言“古之兰草即今之千金草,俗名孩儿菊者。今所谓兰,其叶如茅而嫩者,根名土续断,因花馥郁,故得兰名也?”杨升庵云:“世以如蒲萱者为兰,九畹之受诬久矣。”又吴草庐有《兰说》甚详,云:“兰为医经上品之药。有枝有茎,草之植者也。今所谓兰花无枝无茎,因黄山谷称之,世遂谬指为《离骚》之兰。今之兰种盛于闽。朱子闽人,岂不识其土产,而反辨析如此。世俗至今犹以非兰为兰,何其惑之难解也?”
     

    


      李时珍朱嘉等前贤认为,春秋战国时期的“兰蕙”,并不是黄庭坚所说的“一干一花为兰,一干数花为蕙”的“兰蕙”,而是菊科植物“兰草”。同时认为古时“兰蕙”,又分为三种:兰草、泽兰、蕙草。
      杨荫深《细说万物由来》之兰蕙菊华篇,对这一观点有较为详尽的论述。这一说法也为当代许多兰学专家所采纳,如吴应祥《兰花》,陈心启《话中国兰花》,科普作家贾祖璋《兰和兰花》。
      当然,认为春秋战国时期的“兰蕙”,就是今日之兰科植物“兰花”的也不乏其人。清代朱克柔《第一香笔记》:《楚辞》言兰蕙者不一,诸释家俱为香草,而非今所尚之兰蕙,窃谓如兰畹蕙亩,汜兰转蕙,蕙蒸兰藉,以及蕙华曾敷曾重也,言兰必及蕙,连类并举,则为今之兰蕙无疑,不然香草甚多,类及者,何不别易他名,而就眷眷于此,惟骚人撷秀扬芳,爱其幽贞,不禁言之反复,其他蒙茸芳草,不过偶一及之,若遁斋、荩臣诸说,未可据为定评矣。当代著名植物学家杨涤清先生的《楚辞兰蕙考》,亦持同样说法。
      另外,一些古今专家学者则认为,春秋战国时期的“兰蕙”,既有菊科植物的“兰草”又有今日之兰科植物的“兰花”。宋代罗愿《尔雅翼》卷二中,既论定《诗经》中的“蕳”和《离骚》中的“蘭”、“蕙”,并不是时人所指的“兰”、“蕙”,同时又说:予生江南,自幼所见兰蕙甚熟。兰之叶如莎,首春则茁其芽,长五六寸,其杪作一花,花甚芳香。大抵生深林之中,微风过之,其香蔼然而达于外,故曰:芝兰生于深林,不以无人而不芳...故称幽兰,与蕙甚相类。其一干一华而香有余者兰,一干五六华而香不足者蕙。今野人谓兰为幽兰。

    
      当代著名楚辞学大师姜言夫《楚辞通故》:“考《楚辞》‘兰’字,略得八义。一指兰草与兰花。”“指兰花言,最明显之例,莫如《九歌?湘夫人》‘沅有茝兮醴有兰’一语。”并在“幽兰”条证云:今谓幽兰当是六朝宋人至李时珍所定之兰花,与泽兰、兰蕙等之为兰草者异。自屈子造文,亦可断知。曰“谓幽兰其不可佩”,意谓幽兰本为芳卉也;曰“结幽兰而延伫”,言结之而延伫也。泽兰花在茎顶,不可为结;唯幽兰花有香气,且花茎修洁,兰叶更长为可结也。言兰蕙,兰芷、椒兰皆曰“佩”,佩者,可为末入缨(即今香囊)以为容佩也。而幽兰则直以花叶结之为佩,特取其芳,不以入缨囊也。
      此论,中国屈原学会副会长周建忠教授《兰文化》一书中,广征博引,叙述详尽。
   上列诸家,篇幅所限,不一一列举。纵观起来,大致就是从古至今人们争论古“蘭”和今“兰”是否同种的三个主要观点。客观的说,置菊科植物类“兰草”的现实存在,并一直为人们广泛利用(祭祀、沐浴、佩戴、驱虫、入药、调味...)的事实于不顾,一味判定古“蘭”即是今“兰”的做法是不足取的;而主观判定今“兰”非古 “蘭”同样有失偏颇。相比而言,认为春秋战国时期的“兰蕙”,既有菊科植物的“兰草”又有今日之兰科植物的“兰花”的观点则比较合理有据。

          
      需要特别说明的一点,隶属于自然科学范畴的植物学分类方法,是近二百年来才逐渐发展起来的“科学分类方法”;而作为有着五千年灿烂文明的中华民族的我们,上至圣哲先贤,下至黎民百姓,长久以来,对一切事物的客观的认识以及结合主观的体验,乃至据此形成的人生观、价值观、世界观,一直都是沿用有着我们强烈东方文化色彩的“哲学分类方法”。
      明代王象晋《群芳谱》:兰,幽香清远,馥郁袭衣,弥旬不歇。常开于春初,虽冰霜之后,高深自如,故江南以兰为“香祖”。又云无偶,称为“第一香”。紫梗青花为上,青梗青花次之,紫梗紫兰花又次之,余不入品。“建兰”茎叶肥大,苍翠可爱。其叶独阔,今时多尚之。叶短而花露者尤佳。“杭兰”惟杭城有之,花如建兰,香甚,一枝一花,叶较建兰稍阔。有紫花黄心,色若胭脂;有白花黄心,色若羊脂;花甚可爱...真珠兰,一名鱼子兰,色紫,蓓蕾如珠,花开成穗,其香甚浓。伊兰出蜀中,名赛兰,树如茉莉,花小如金粟,香特馥烈。风兰产温台山阴谷中,悬根而生,干短劲,花黄白似兰而细。一云此兰能催生,将挂产房中最妙。朱兰花开似兰,色如渥丹,叶阔如柔,粤种也。
      由上文略可一见,谱中除介绍了地生兰属的建兰、春兰(杭兰)、墨兰(朱兰)外,同时还介绍了气生兰属的风兰,而杂陈其中一并介绍的“真珠兰”和“伊兰”则是木本花卉,根本不是兰科植物。
      有趣的是,类似于这样的分类和认识,即便在我们当今的日常生活及其他领域,往往也都是司空见惯,比比皆是。甚至,对国外一些向以严谨著称的学术界都不免产生波及,如维兹纳(C.L.Withner )1959年出版的《兰花》(The Orchids-A Scientific Survey)扉页就印有“为王者香”四个汉字。
      而所有这些,都只不过是传承使然,习惯使然,大家也都能够约定俗成的泰然处之。
      对于我们深爱的国兰而言,植物学上的分类,则更加无法剥离那份流淌于我们血脉中的暗香浮动。屈子行吟,孔圣赞誉,诗家挥毫,骚客泼墨...从古“蘭”到今“兰”,碧叶亘古不变,馨香源远流长!

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晴玥欢迎你欣赏

 

      文字/编辑/制作/晴玥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9)| 评论(1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